健康新闻

哪儿有这么多“理所当然”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7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刘荒田

友人L从旧金山回国探亲,邀我去茶楼聊天。落座后,他眉头紧锁,似有满腹心事,我还没问缘由,他就长吁一口气,说起前因后果。

记得移民十年后,L第一次回老家,按照老礼,要在村里的禾堂为全村乡亲摆酒席。在旧金山与他同住的父亲于L行前告知,他的好朋友阿新是很有名的厨师,他早就和阿新说好,这次酒席由他全权负责。可是慈爱的父亲为给久别家乡的儿子一个“大惊喜”,隐瞒了一个细节。

L回到村里,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。阿新主中馈,在临时用石头砌就的大灶边紧忙活,出了一头大汗,炮制的八大碗赢得连番喝彩。末尾,L给阿新敬酒,感谢他的操劳。阿新的厨艺早就闻名四乡,泛泛的叫好声他听惯了,并不太在乎,但他意味深长地对L说:“那一盘是你爸吩咐,特地为你做的……”L有点摸不着头脑,问:“是吗?哦,记起来了,青花瓷碗盛的。”阿新盯住他,十分殷切地等着下一句。“真对不起,忙着敬酒,没在意,让旁桌的二狗端走了。”“味道如何?”“哎哟哟,来不及吃出味道,就……”

阿新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,并没有说下去。此后,L忙于给亲友送行,把阿新撂在一边,等他转了一圈回来,准备和阿新握手道别时,却发现他已不告而别。

L怀着愧疚的心情回到了旧金山,将事情的原委告诉父亲。父亲说,怪他自己事先没说清楚,其实青花瓷碗里盛的菜大有来头。原来,阿新有一个绝活儿??烹饪名为“干炒牛”的菜式,味道之佳,邑内无人能比。早些年县里招待贵宾,总会派专车接送他,只要他做两件事:切牛肉片和干炒牛肉。前者之绝在刀工,一般高手一刀切一片,他呢,只要刀下去,一来一回出两片,而且厚薄恰到好处。他炒牛肉片时不加水,猛火快炒,全凭对火候的熟练掌握。

原来L在旧金山和父亲怀想家乡时,父亲多次提到这道菜,这令L非常向往。父亲便和阿新商量,让阿新选最嫩的牛肉,待所有菜上席后,做一小碗“干炒牛”,送到L面前。可惜不知情的L没来得及品鉴,更没有作特别的赞美,这让枉费心机的阿新何等失落!父亲知晓事情经过以后差点流泪,说:“怎么对得起人家呀!”

从此以后,如何弥补、挽回,成了L的心病。数年过去,父亲去世,阿新也退休了,但常有饕餮之徒上门纠缠,非要他露一手,他拗不过,偶尔出山。L终于等到机会再次归国,他先去市场买了一块最好的牛肉,准备连同丰盛的礼物带到阿新家,央求他现做一碟“干炒牛”。这次,他要淋漓尽致地予以赞美。可是事不遂人愿??尽管事先约好,阿新家的大门却上了锁,给阿新打电话,接电话的是他的太太,她哭着说阿新昨天突发心脏病,躺在医院里还未苏醒。L赶到医院,医生说阿新正在急救,不能进去。L怔怔地看着沉甸甸的袋子,良久无言。

L说完,我和他都陷入沉思,听任咖啡冷下来。我由“干炒牛”想起一个场面:一个美食爱好者邀请二三十位朋友品尝风味小吃,席上琳琅满目的食物,要么是她从网上购买的,要么是她从步行街的食摊上购买的。大家吃后啧啧称赞,意犹未尽。主办者便在微信上组建一个美食群,自任群主,公布下次网购的内容,让大家接龙,点明所需的品种和数量。吃货们无不踊跃,有的一要就是十包,最后由群主统计、购买、分发。群里看似其乐融融,但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问是谁买的,更没有人主动掏腰包。当然,探讨圈内人的动机时,也不能说都低俗、小气,以揩油为专业。

我认为,这里面潜藏着一种习惯成自然的“集体无意识”,那就是对别人的善意和慷慨缺乏足够的敏感。每次获得便利和好处时,他们不会警惕地想想这是怎么得来的,以为都是天造地设,理所当然。

进门、进电梯时,不会对把住门等你的人表示感谢,哪怕只是一个微笑加点头;对服务员从来都是颐指气使,用鼻子使唤;收到朋友快递的礼物,只字不回……不少人只对熟人客气,却对陌生人严加防范。纵然别人提供的好意、方便未必一目可见,授者也并非要人家“感恩图报”,但难能可贵的细节却遍布在日常,密植于处处??婴儿在闷热难当的盛夏,甜甜地睡了整个夜晚,不知道离脸半尺处,有一把很少停止的葵扇。高考前一天的午睡时间,学生宿舍十分安静,大路上的人声、车声和树上的鸟声都消失了,酣眠中的学子不知道,是校长和老师组成纠察队巡逻,劝走、驱离了噪音制造者。

即使做好事的人毫不功利,谦为“何足挂齿”,但是受方敏锐地体察、揄扬,从而让更多人晓得,也是必要的。人心向好,常常源于“好心得好报”,而非“好心当成驴肝肺”。

我和L仰头喝光了咖啡,达成一个共识:人间好事既不是天上掉的,也不是人家“理所当然”干出来的。务必练就一双发现之眼,尽可能不错过世间所有隐藏着的“好”。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